晴魉不腐

太中小段子—今天的中也也被坑了呢

宰:中也中也~告诉你个很神奇的事!(⁎⁍̴̛ᴗ⁍̴̛⁎)

中:哈?死青鲭快点说(*`へ´*)

宰:你发一下“wo”会呼出一口热气(⊙v⊙)

中:—“wo”
居然是真的!Σ(・□・;)

宰:你再发一下“shi”,会呼出一口冷气(⊙v⊙)

中:—“shi” 好神奇(;゜0゜)

宰:当你发“sha”的时候,会呼出不凉不热的气(⊙v⊙)

中:—“sha”
wow你怎么知道的?!

宰:嗯嗯~那么最后,当你发“zi”的时候,身边的人会点头(^V^)

中:—“zi”……等等……太宰治!!!(╯‵□′)╯︵┻━┻

(污浊蓄力中)

留不住(下)

中原中也不会放过佐野译转瞬即逝的分神。

他早就注意到了,伪装成货物的集装箱里,怕是有着为数不少的炸弹。要是让它们同时爆炸,恐怕整个港口方圆百里都会被夷为平地。

不等任何人反应过来,中原中也凭借自己的异能力率先接近目标,打算让这几箱“人偶”炸药尽数投入大海成为闷弹。

不过为什么一个大男人会喜欢上人偶啊!打开集装箱的一刻,中原中也一边唾弃着佐野的品味,就连手机链也是一个恶趣味的人偶兔子。


旁边的佐野意识到了他的行动,双眼瞪大,却在几秒钟之后恢复平静,嘴角弯起一抹微笑。


不得不说,中原中也的战斗力真的不辱港口黑手党的干部之名。他赶来时太阳正萌生一点休息的念头,当他揍完佐野的手下后,天边的火烧云似乎才要把整个天空燃尽。

那么接下来,该处理主角了。

中原中也扶了下他的小礼帽。小腿蹬地,借力直接奔到佐野身边。黑色手套包裹着的手紧握成拳,毫不拖泥带水地冲佐野面门而来。

一只手轻轻捏住中原中也的后领。往后使力——

轰——

天边的火烧云仿佛烧到了陆地上,漫天的浓烟阻碍了视线。等浓烟散去,地上徒留废墟和一片鲜红蔓延开来。

“没想到港口黑手党的干部也就这个级别,还以为今天就交代在这了呢。”佐野译的笑容愈发张扬,手上握着的是一个已经残破不堪的玩偶,看样子,似乎是极度膨胀后爆发的冲力将其撕裂。通过残骸,大概可以看出那曾经应该是一只兔子的造型。

“啊,虽然我很不认同你,但是不得不说—你的最后一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啊!”

佐野匆忙回头,眼前是一双湛蓝的眼眸,容纳了海洋和天空。而此时,这双眼眸因为兴奋而燃起,显得更加危险、诱人。

但他已经没时间赞叹这美丽了。

包含了重力的一拳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顿时佐野就面部扭曲的飞了出去,直直地撞到刚刚爆炸所产生的废墟上,一根钢条从他背后贯穿。顿时,整个胸口全被染成血红色。

一口鲜血自佐野口中喷出,他努力瞪大眼睛,想看清什么,双手却无力地垂下,永远地拥抱无边际的黑暗。


中原中也提了下快要掉下去的大衣,突然想起还有一个讨厌的人要应付。

还未等他发话,一个讨厌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要不是我刚刚临危拉了中也一把,中也早就被炸成碎片了欸~怎么样?要不要好好感谢一下救命恩人?”

“呸,我刚刚明明已经打算躲开了,要不是你,我至于狼狈地跟你摔在一起吗!”

“中也好无情!这是对救命恩人该有的态度吗!”

“哈?你还好意思说我?上次要不是我,你就……”

太宰三岁和中原五岁开始了自从相识起,就没少过一次的争吵。

相隔四年,似乎给人一种现在还是“黑之时代”的错觉。


月亮洒下一片碎银般的光,连微风都不忍低喃的午夜。横滨一家高级公寓的门铃却突兀地响起。

作为黑手党旗下的一栋公寓,而中原中也本身也洁身自好,大半夜的也不该有什么正常人来造访。

果然,一拉开门,来者果然不是什么正、常、人。

“你是来求我把你带到总部的?这样我就姑且不计较你打扰我睡眠的事。”可开门人明显没有睡觉的打算,或许从见到来人起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来者下午才刚见过,依旧是一件长风衣,闲散地披在肩上,鸢色的眼眸仿佛在跟美人无声地低语。


“但中也还是放我进来了啊~”来者一点都没有客人样子,俨然一副主人的姿态霸占了整张床,却在中原中也过来时滚着被子留出来一半地方。

“你把我这当酒店了?”中原中也颇为不满。

“不是啊,我可是要长期住下去的。再说这本来就是我们合力买的公寓。”

“哈?当初一言不发离开的人可是你。现在又说要留下来?”中原中也饶有兴致地挑了下眉,不无嘲讽地说,他想听听太宰治的答案。

“……中也,”太宰治撑起身子,终于显露出几分正经,那双眼睛直勾勾地对上了另一双眼睛,似乎想把一直淹埋在角落的情绪传达出来。

“你有留过我吗?”

有什么好留的,中原中也想。他又不是什么小姑娘,要他负责。要走就走,也没什么好说的。

太宰治仿佛知道了他的想法。“那些姑娘说我是她们生命中的‘过客’,这我承认,那中也呢?”

“中也也想让我成为这样的‘过客’吗?”

中原中也读懂了他真正想说的话。

——你会留住我吗?

公寓的窗户没有关,点点萤光从窗外飞入,若隐若现。它们围绕在太宰治身边,仿佛随时会被吸入他那双承载星辰的眼中。

萤火易逝,虚无缥缈。可此刻,这些萤火自愿停留下来,只看那人愿不愿意握住了。

“中也怎么回答?”太宰治握紧了拳,面上就是一副风轻云淡。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凭着一张好相貌,占了不少便宜。这次,他却不想靠相貌这种轻佻的东西来赌。


“……不是要留在我家吗?那你还不睡觉?”

没有束缚萤火虫的瓶子,但是自有吸引它们的灯火在。它们自愿留下,不再飞走了。














【双黑】留不住(上)

中原中也坐在床上,两片薄薄的唇瓣开合间,吐出一片迷蒙烟雾,那烟雾慢慢升起,努力向天靠近,最终,徒然消散在空中。

他的思绪随着烟雾飘回两个月前。


——“双黑”,这个名字一直震慑着整个里世界。黑手党最年轻的干部和“人形绞肉机”这个组合,堪称无可匹敌。随着名声的传播,所有人都觉得,似乎“太宰治”和“中原中也”这两个名字,也是注定要被捆绑在一起的。

只有中原中也知道,这个人,是不会为任何人留住的。

一次醉酒后的意外,像是一把打开新世界的钥匙,暴露出了在夜晚,无可隐藏的疯狂。

第二天早上,没有温情,没有甜蜜,两个人仿佛无事发生一样各忙各的。港口黑手党上层要处理的事情绝不算少,虽则忙碌,却也能借此回避着某些事情。后来也不知是谁先提出的,两个人也就成为了为彼此纾解欲望的对象。

这似乎像是一根细线,将二人联系的更为紧密。可是中原中也总觉得,这样的一根细线,是捆不住太宰治的。或许在这之间,太宰治的眸中,也曾流露过和他们身份不匹配的温柔、眷恋,可是那连中原中原自己都不以为意,又怎能留得住太宰治这样一个“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人。他仿佛注定作为许多人命中的一个浓墨重彩的“过客”。

这个“许多人”中,包括中原中也。


所以在两个小时前太宰治被宣告出逃时,中原中也内心一丝悲伤都没有划过,可以说是无波无澜,甚至还有一种“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的如释重负。

衣柜里的衣服少了一半,厨房里不知什么时候多出来的螃蟹也消失了,就连被人随手搭在洗衣机上的衣服,都被整整齐齐地叠好。整齐的仿佛那个生活水平为零的家伙从未来过。那真是太好了,中原中也想。就当上天为自己撵走了一个祸害吧。

——如果他下楼时自己的爱车没有爆炸的话。


但这并不能影响中原中也持续一整天的的好心情,所以他当晚就开了一瓶自己珍藏许久的,通过各种手段才弄到的89年的柏图斯来庆祝。

宴会的选址是全横滨最好的酒店,光是吊灯上镶嵌的钻石就足以让普通人眼睛都看直了。更遑论在这里开一场通宵的宴会。而中原中也,还大手一挥地包场了。

算是在百忙之中难得的闲暇,整个港口黑手党上下都沉浸在这场宴会中。虽说追杀“叛徒”为他们增添了不少工作量,但这一场由某个“叛徒”的搭档所举办的狂欢,自然也够他们兴奋一整个晚上。

有些人觉得这证实了“双黑”果然关系不好,而另外一些人则认为其实他们的干部候补大人只是借此来掩盖自己真实的内心而已。可不管怎么想,这场由太宰治的前搭档—中原中也所举办的宴会,算是把之前众人还半信半疑的“史上最年轻的干部的叛逃”给敲定了。

至于中原中也,他的确很高兴。

只是不同于大部分人所想的那样罢了。

就像是某种会影响他心绪的不确定因素现在终于消失,或,丢失了。


“哈,真是难得一见的景色啊,简直胜过百亿的名画。”从压低的帽檐下,隐约可见来人有着橘色的微卷发,西装五件套整整齐齐地穿在身上,脖颈上的颈圈透着一股桀骜,冰蓝色的虹膜因兴奋燃起不存在的火焰,却因对手的不可捉摸而折射出冰冷的光。

“你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中原中也质问道。长期的搭档经历告诉他,这个人可不会这么轻易被抓住。

“啊,啊,真是最糟的情况呢~”一头黑色卷发的男人说道—语气却不甚真诚。太宰治同中原中也一样,有着一副姣好的容貌,或是因为太宰治时常勾起的唇角,使那副容貌更具有欺骗性。


没想到自己还会在这里再见到这个“叛徒”,中原中也擦拭着自己的小刀。

不过他一开始就没想过这个人会乖乖的被囚禁于此。

太宰治一向很善于谈判,他总是能不用武力而得到自己想要的。


手机不合时宜地响起,中原中也看了眼来电显示,迅速接起。

“中原前辈,港口……港口卸货时遭遇了袭击者!……请您……尽……”

是中原中也一个下属的声音,可话还没说完就挂了,显然是遭遇了袭击。中原中也二话不说,披上搭在手臂上的外套,就飙车去了袭击地点。


袭击者是个同梶井一样的炸弹异能者。

来的路上中原中也已经了解到这是这位袭击者的自杀性报复行动。他压根就没想过挑衅了黑手党后心脏还能活蹦乱跳。所以在拿命来战斗的情况下,又是为了复仇,像这种异能的杀伤力,梶井上次在地铁上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

轰——

中原中也一下车就感到一股热浪扑面而来。

还好他身体反应足够争气,直接用异能将自己带飞出十几米,才免了被自己那辆油箱被点燃的车的爆炸而波及。


“切,真是麻烦的异能啊。”要是太宰那家伙在的话……

一个声音突兀地响起。

“港口黑手党的干部—中原中也先生是吧?真是幸会啊。没想到在这还能碰到您这种大人物。”那个袭击者看上去只比中原中也大个一两岁,“自我介绍一下,佐野译。希望鄙人能有幸送您一赴黄泉。”

话音未落,一枚炸弹就朝中原中也飞来。

中原中也不屑地冷笑一声,虽然麻烦了点,但也不至于让他束手无策。

他正打算故技重施先行躲闪,再伺机反攻,一只手已牢牢地抓住了那枚品味奇差的做成玩偶的炸弹。

而那枚炸弹却并没有爆炸。


卡其色的长风衣遮挡了中原中也的视线,下面白色的长裤包裹着一双修长的腿,此刻,正立在中原中也面前。

——更麻烦的人来了,中原中也想。唇角却扬起了张扬弧度。

一双鸢色眼眸泛起阵阵秋波,仿佛能摄人心魂。唇角微微上扬,整张脸显得柔和,俊美。

低沉而好听的男声响起,语调轻快,句尾微微扬起。


“小矮人你有没有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