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魉不腐

【双黑】留不住(上)

中原中也坐在床上,两片薄薄的唇瓣开合间,吐出一片迷蒙烟雾,那烟雾慢慢升起,努力向天靠近,最终,徒然消散在空中。

他的思绪随着烟雾飘回两个月前。


——“双黑”,这个名字一直震慑着整个里世界。黑手党最年轻的干部和“人形绞肉机”这个组合,堪称无可匹敌。随着名声的传播,所有人都觉得,似乎“太宰治”和“中原中也”这两个名字,也是注定要被捆绑在一起的。

只有中原中也知道,这个人,是不会为任何人留住的。

一次醉酒后的意外,像是一把打开新世界的钥匙,暴露出了在夜晚,无可隐藏的疯狂。

第二天早上,没有温情,没有甜蜜,两个人仿佛无事发生一样各忙各的。港口黑手党上层要处理的事情绝不算少,虽则忙碌,却也能借此回避着某些事情。后来也不知是谁先提出的,两个人也就成为了为彼此纾解欲望的对象。

这似乎像是一根细线,将二人联系的更为紧密。可是中原中也总觉得,这样的一根细线,是捆不住太宰治的。或许在这之间,太宰治的眸中,也曾流露过和他们身份不匹配的温柔、眷恋,可是那连中原中原自己都不以为意,又怎能留得住太宰治这样一个“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人。他仿佛注定作为许多人命中的一个浓墨重彩的“过客”。

这个“许多人”中,包括中原中也。


所以在两个小时前太宰治被宣告出逃时,中原中也内心一丝悲伤都没有划过,可以说是无波无澜,甚至还有一种“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的如释重负。

衣柜里的衣服少了一半,厨房里不知什么时候多出来的螃蟹也消失了,就连被人随手搭在洗衣机上的衣服,都被整整齐齐地叠好。整齐的仿佛那个生活水平为零的家伙从未来过。那真是太好了,中原中也想。就当上天为自己撵走了一个祸害吧。

——如果他下楼时自己的爱车没有爆炸的话。


但这并不能影响中原中也持续一整天的的好心情,所以他当晚就开了一瓶自己珍藏许久的,通过各种手段才弄到的89年的柏图斯来庆祝。

宴会的选址是全横滨最好的酒店,光是吊灯上镶嵌的钻石就足以让普通人眼睛都看直了。更遑论在这里开一场通宵的宴会。而中原中也,还大手一挥地包场了。

算是在百忙之中难得的闲暇,整个港口黑手党上下都沉浸在这场宴会中。虽说追杀“叛徒”为他们增添了不少工作量,但这一场由某个“叛徒”的搭档所举办的狂欢,自然也够他们兴奋一整个晚上。

有些人觉得这证实了“双黑”果然关系不好,而另外一些人则认为其实他们的干部候补大人只是借此来掩盖自己真实的内心而已。可不管怎么想,这场由太宰治的前搭档—中原中也所举办的宴会,算是把之前众人还半信半疑的“史上最年轻的干部的叛逃”给敲定了。

至于中原中也,他的确很高兴。

只是不同于大部分人所想的那样罢了。

就像是某种会影响他心绪的不确定因素现在终于消失,或,丢失了。


“哈,真是难得一见的景色啊,简直胜过百亿的名画。”从压低的帽檐下,隐约可见来人有着橘色的微卷发,西装五件套整整齐齐地穿在身上,脖颈上的颈圈透着一股桀骜,冰蓝色的虹膜因兴奋燃起不存在的火焰,却因对手的不可捉摸而折射出冰冷的光。

“你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中原中也质问道。长期的搭档经历告诉他,这个人可不会这么轻易被抓住。

“啊,啊,真是最糟的情况呢~”一头黑色卷发的男人说道—语气却不甚真诚。太宰治同中原中也一样,有着一副姣好的容貌,或是因为太宰治时常勾起的唇角,使那副容貌更具有欺骗性。


没想到自己还会在这里再见到这个“叛徒”,中原中也擦拭着自己的小刀。

不过他一开始就没想过这个人会乖乖的被囚禁于此。

太宰治一向很善于谈判,他总是能不用武力而得到自己想要的。


手机不合时宜地响起,中原中也看了眼来电显示,迅速接起。

“中原前辈,港口……港口卸货时遭遇了袭击者!……请您……尽……”

是中原中也一个下属的声音,可话还没说完就挂了,显然是遭遇了袭击。中原中也二话不说,披上搭在手臂上的外套,就飙车去了袭击地点。


袭击者是个同梶井一样的炸弹异能者。

来的路上中原中也已经了解到这是这位袭击者的自杀性报复行动。他压根就没想过挑衅了黑手党后心脏还能活蹦乱跳。所以在拿命来战斗的情况下,又是为了复仇,像这种异能的杀伤力,梶井上次在地铁上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

轰——

中原中也一下车就感到一股热浪扑面而来。

还好他身体反应足够争气,直接用异能将自己带飞出十几米,才免了被自己那辆油箱被点燃的车的爆炸而波及。


“切,真是麻烦的异能啊。”要是太宰那家伙在的话……

一个声音突兀地响起。

“港口黑手党的干部—中原中也先生是吧?真是幸会啊。没想到在这还能碰到您这种大人物。”那个袭击者看上去只比中原中也大个一两岁,“自我介绍一下,佐野译。希望鄙人能有幸送您一赴黄泉。”

话音未落,一枚炸弹就朝中原中也飞来。

中原中也不屑地冷笑一声,虽然麻烦了点,但也不至于让他束手无策。

他正打算故技重施先行躲闪,再伺机反攻,一只手已牢牢地抓住了那枚品味奇差的做成玩偶的炸弹。

而那枚炸弹却并没有爆炸。


卡其色的长风衣遮挡了中原中也的视线,下面白色的长裤包裹着一双修长的腿,此刻,正立在中原中也面前。

——更麻烦的人来了,中原中也想。唇角却扬起了张扬弧度。

一双鸢色眼眸泛起阵阵秋波,仿佛能摄人心魂。唇角微微上扬,整张脸显得柔和,俊美。

低沉而好听的男声响起,语调轻快,句尾微微扬起。


“小矮人你有没有想我~”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