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魉不腐

留不住(下)

中原中也不会放过佐野译转瞬即逝的分神。

他早就注意到了,伪装成货物的集装箱里,怕是有着为数不少的炸弹。要是让它们同时爆炸,恐怕整个港口方圆百里都会被夷为平地。

不等任何人反应过来,中原中也凭借自己的异能力率先接近目标,打算让这几箱“人偶”炸药尽数投入大海成为闷弹。

不过为什么一个大男人会喜欢上人偶啊!打开集装箱的一刻,中原中也一边唾弃着佐野的品味,就连手机链也是一个恶趣味的人偶兔子。


旁边的佐野意识到了他的行动,双眼瞪大,却在几秒钟之后恢复平静,嘴角弯起一抹微笑。


不得不说,中原中也的战斗力真的不辱港口黑手党的干部之名。他赶来时太阳正萌生一点休息的念头,当他揍完佐野的手下后,天边的火烧云似乎才要把整个天空燃尽。

那么接下来,该处理主角了。

中原中也扶了下他的小礼帽。小腿蹬地,借力直接奔到佐野身边。黑色手套包裹着的手紧握成拳,毫不拖泥带水地冲佐野面门而来。

一只手轻轻捏住中原中也的后领。往后使力——

轰——

天边的火烧云仿佛烧到了陆地上,漫天的浓烟阻碍了视线。等浓烟散去,地上徒留废墟和一片鲜红蔓延开来。

“没想到港口黑手党的干部也就这个级别,还以为今天就交代在这了呢。”佐野译的笑容愈发张扬,手上握着的是一个已经残破不堪的玩偶,看样子,似乎是极度膨胀后爆发的冲力将其撕裂。通过残骸,大概可以看出那曾经应该是一只兔子的造型。

“啊,虽然我很不认同你,但是不得不说—你的最后一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啊!”

佐野匆忙回头,眼前是一双湛蓝的眼眸,容纳了海洋和天空。而此时,这双眼眸因为兴奋而燃起,显得更加危险、诱人。

但他已经没时间赞叹这美丽了。

包含了重力的一拳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顿时佐野就面部扭曲的飞了出去,直直地撞到刚刚爆炸所产生的废墟上,一根钢条从他背后贯穿。顿时,整个胸口全被染成血红色。

一口鲜血自佐野口中喷出,他努力瞪大眼睛,想看清什么,双手却无力地垂下,永远地拥抱无边际的黑暗。


中原中也提了下快要掉下去的大衣,突然想起还有一个讨厌的人要应付。

还未等他发话,一个讨厌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要不是我刚刚临危拉了中也一把,中也早就被炸成碎片了欸~怎么样?要不要好好感谢一下救命恩人?”

“呸,我刚刚明明已经打算躲开了,要不是你,我至于狼狈地跟你摔在一起吗!”

“中也好无情!这是对救命恩人该有的态度吗!”

“哈?你还好意思说我?上次要不是我,你就……”

太宰三岁和中原五岁开始了自从相识起,就没少过一次的争吵。

相隔四年,似乎给人一种现在还是“黑之时代”的错觉。


月亮洒下一片碎银般的光,连微风都不忍低喃的午夜。横滨一家高级公寓的门铃却突兀地响起。

作为黑手党旗下的一栋公寓,而中原中也本身也洁身自好,大半夜的也不该有什么正常人来造访。

果然,一拉开门,来者果然不是什么正、常、人。

“你是来求我把你带到总部的?这样我就姑且不计较你打扰我睡眠的事。”可开门人明显没有睡觉的打算,或许从见到来人起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来者下午才刚见过,依旧是一件长风衣,闲散地披在肩上,鸢色的眼眸仿佛在跟美人无声地低语。


“但中也还是放我进来了啊~”来者一点都没有客人样子,俨然一副主人的姿态霸占了整张床,却在中原中也过来时滚着被子留出来一半地方。

“你把我这当酒店了?”中原中也颇为不满。

“不是啊,我可是要长期住下去的。再说这本来就是我们合力买的公寓。”

“哈?当初一言不发离开的人可是你。现在又说要留下来?”中原中也饶有兴致地挑了下眉,不无嘲讽地说,他想听听太宰治的答案。

“……中也,”太宰治撑起身子,终于显露出几分正经,那双眼睛直勾勾地对上了另一双眼睛,似乎想把一直淹埋在角落的情绪传达出来。

“你有留过我吗?”

有什么好留的,中原中也想。他又不是什么小姑娘,要他负责。要走就走,也没什么好说的。

太宰治仿佛知道了他的想法。“那些姑娘说我是她们生命中的‘过客’,这我承认,那中也呢?”

“中也也想让我成为这样的‘过客’吗?”

中原中也读懂了他真正想说的话。

——你会留住我吗?

公寓的窗户没有关,点点萤光从窗外飞入,若隐若现。它们围绕在太宰治身边,仿佛随时会被吸入他那双承载星辰的眼中。

萤火易逝,虚无缥缈。可此刻,这些萤火自愿停留下来,只看那人愿不愿意握住了。

“中也怎么回答?”太宰治握紧了拳,面上就是一副风轻云淡。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凭着一张好相貌,占了不少便宜。这次,他却不想靠相貌这种轻佻的东西来赌。


“……不是要留在我家吗?那你还不睡觉?”

没有束缚萤火虫的瓶子,但是自有吸引它们的灯火在。它们自愿留下,不再飞走了。














评论

热度(13)